大厂的B面

最近一段时间,多家大厂喊出“降本增效”的口号,一些互联网人开始担忧,在这样的大趋势下,如何自处成了一件要紧事。我们用A面来称呼互联网公司中的核心人员,如研发、产品等。他们能够接触到巨型机器的内部,常常也代表着光鲜、体面的那一部分。…

最近一段时间,多家大厂喊出“降本增效”的口号,一些互联网人开始担忧,在这样的大趋势下,如何自处成了一件要紧事。

我们用A面来称呼互联网公司中的核心人员,如研发、产品等。他们能够接触到巨型机器的内部,常常也代表着光鲜、体面的那一部分。

我们用B面来称呼互联网公司中相对边缘的岗位,包括审核、基层运营、客服等,他们常在社交平台吐露心声,怀疑自己的工作价值,以及未来的上升空间是否就是肉眼可见的这些。

现在,A面都有大批人在离开,压力也来到了B面这一边。

海莉在一家互联网中厂做新媒体运营,前段时间她亲眼看到自己的直属领导被裁员,她知道,在互联网公司里,人员流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我要是被裁了,就拿着N+1走人,正好也不用纠结我是不是要离开这个没什么上升空间的工作。”

他们的处境确实尴尬。向外看,就业环境不太好,跳槽不易;向内看,职业上升空间有限,能力得不到提升,始终在公司的边缘打转。

事实上,互联网公司有光鲜体面的A面,就有乏味枯燥的B面,支撑起庞大机器运转的,不一定只有精英。在当下的环境里,我们试图梳理,当B面开始怀疑自己时,他们在怀疑什么?B面,有没有更好的路?

机械重复、怀疑自我、没有高薪,B面不同于A面

资深大厂从业者介绍,简单来说,互联网公司可以分为四大工种:技术、产品、设计、运营。其中,技术研发是毋庸置疑的核心岗位,产品、设计次之,运营属于下游的执行岗。所以尽管运营是和互联网公司一起诞生的新职业,更是必不可少的一环,但部分运营岗还是处在互联网流水线的末端。

新媒体运营,是海莉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她对深燃说,在互联网公司中,内容运营、社群运营、新媒体运营、产品运营等,统称为运营,但他们之间有很大区别。在北京某中厂做内容运营的Monica说,很多互联网前辈会建议年轻人选择产品运营,因为最靠近核心岗。

“新媒体运营就是那个比较底层的岗位,没什么门槛,依赖平台和资源,也没什么固定技巧。”海莉表示。

而且,不是每个互联网公司都重视运营岗。“我们公司是做互联网金融产品的,运营岗位在这种公司里就很尴尬。”海莉的工作内容中,真正称得上是运营的工作少之又少,“因为我们的粉丝都是通过投放合作来的,不需要你去发力做什么。”

她描述自己的一天:早上十点多上班,六点半下班,从来没加过班,双休。“我的工作就是给新媒体账号写东西,全天只有两三个小时在工作,其他时间我都在刷微博。”海莉表示,写这些的目的就是维持更新,让这个号“苟延残喘”下去。不需要创造,也不被需要。“刚工作时我很期待上班,现在越来越不想去了,因为每天都在做没有含金量的事。”

四大工种之内,运营人常常感到迷茫。四大工种之外,互联网公司还有一些特有的岗位,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归在哪一类里。郭轶在北京某大厂做过多年网站编辑,他形容这个岗位是算法推荐时代的“古董职业”,不同的互联网公司对于这个岗位的称呼不一样,“总之就是门户网站里的编辑,可以理解为最初级的运营。”

和郭轶一样,曾在B站做视频内容审核的叶青也一直觉得,“我们和其他部门的同事完全不在一个世界里。”审核的工作就是对照规定,快速拉完投稿视频的进度条判定其是否违规,“不需要过多思考,不到一分钟就过掉一个视频。”

还有网友在社交平台上分享,自己在做大厂的“用户服务专员”,也属于互联网公司里不上不下的岗位。“通俗来讲就是二线客服,是大厂的正式员工,处理升级客诉,也就是外包的一线客服解决不了的问题。”虽然是大厂的正式工,但仍旧很难体会到对于大厂的认同感。更有人认为,“在大厂做客服,其实算是减分。”

初级运营岗、门户网站编辑、内容审核、用户服务专员……作为互联网公司的“B面岗位”,他们都有共同的特点。

机械、枯燥、重复,是反复被提及的词汇。他们觉得,这种机械重复带来的疲惫,有别于996、007的累。这种工作就像把一桶水倒进另一个桶,再倒回来,如此反复。

对于网站编辑、审核和用户服务专员来说,倒班和夜班是常态。郭轶的作息是“三班倒”,第一班从早7点开始,每8小时换一班,一直到次日早上7点。叶青是“两班倒”,白班从9:00到21:00,夜班是21:00到次日的9:00,“白班和夜班的两个人坐同一个工位。”

另外,B面的他们经常怀疑自我价值。郭轶的工作是去各大新闻网站里寻找适合的内容,修改标题,排版、配图,发布到公司的网站上。他解释,这个岗位和互联网公司的节奏、目的格格不入,很难变现,也很难完全由数据和商业驱动,但又不能没有。

工作时间久了,叶青也不自觉地成为了岗位上“无情的点鼠标机器”。她最喜欢的视频不是做得好的,而是短、问题少,能让她快速点鼠标看完的。

他们和A面的差别也清晰可见。叶青感受最明显的就是,其他部门的同事都有一块完整的午休时间,但审核人员中午也不能离开工位。“吃饭的时候,就是订个外卖一边吃一边继续点鼠标。”

没有自由的休息时间,就代表着很少有机会融入公司。“我有一次想参加年会上的一个游戏。上台表演之前要排练,别的部门的同事都是做完工作或者不忙的时候去练,但是我必须很努力地把工作量赶到差不多的时候,才能出去一小会儿。要么我就干脆不吃饭了,或休息的那天来公司排练。”叶青说。

另一个明显的区别在于薪资。郭轶说,网站编辑的薪资低于公司的平均水平。“同级别核心运营月薪2万多,网站编辑就1万出头。”几乎饱和的工作量,但收入只有同级别岗位的一半。

叶青翻出当年的工资条,2018年年底她第一个整月的收入是3900多元,离职前最后一个整月是5600块钱。“我的薪资在这个范围内浮动,值夜班的几个月另给800元-1000元的补贴。这个工资水平几乎是全公司最低的。”

叶青早上下夜班的时候,经常在门口碰见容光焕发来上班的同事。机械枯燥的重复性工作结束后,与之相反的负责创造、研发的A面岗位开始运转,围绕互联网公司这一轴心,A面B面的工作循环交替。

上升难、转岗难、转行更难,B面难变A面

海莉一直在想,应该跳出去,还是继续当“咸鱼”?

这不只是她一个人的困惑。这些岗位上的大多数年轻人经常会感叹,自己的职业上升空间有限。

“就算在部门里直线升上去,也不过是带更大的编辑团队,但在很多互联网公司里面这个团队本来就不大,最多不会超过100个人。”郭轶能清晰地看到在本部门内自己的职业路径,再看看身边的同事,有的去做审核,有的跳槽到“天花板”今日头条,有的还在继续做编辑,“跳跃最大的就是转岗去做真的运营。”

B面岗位上的年轻人,大多在入职时就考虑过转岗。叶青的规划是,多做些剪辑的作品,逐步联系到相关部门的负责人,毛遂自荐。还可以走正式的转岗流程,在OA系统上申请。“前提是我要做些作品出来。”

但现实情况远不及想象中的简单。主观上,B面工作大多很饱和,据叶青所说,审核工作密度太高,前一天累了12小时之后,休息的时间只想睡觉,没精力钻研其他技能。而即便是在海莉那样清闲的工作里,也不可能在工位上大大方方地搞点自己的事情。

客观上,职能相似、业务有一定交叉的岗位之间,更好实现转岗。但对于上述B面岗位来说,日常工作中和其他部门就存在割裂感,转岗几乎成了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郭轶最直接的感受是,没办法跟公司内部的同事解释自己的岗位究竟是做什么的。“业务和业务之间交集不多,他们不知道你具体的工作内容是什么,但是又羞于说我的工作就是改错别字、改标题,还是有很大的隔阂。”

“我入职的时候,HR告诉我未来基本就是升到资深审核或审核组长,大概率不会脱离审核这个岗位。进去之后,我发现HR是对的。据我所知,部门里也有几个想转岗的人,但没有成功过。”叶青说。

海莉在半年的工作中也基本“看到了自己的职业最高点”。她说,她的领导是北大的硕士,“但就只比我这种职称最低的高一级,我感觉我一眼就看到头了。”

她解释,现在他们归属在市场部下面,但实际上只是挂了个名。“市场部的领导主要负责投放,开会时讲的很多东西我都听不懂。我们是做内容,和市场是各说各话。”所以,海莉发现,如果继续做新媒体运营,最多晋升到小leader就到顶了,不可能转到市场。

跳出这份工作,他们也很难总结自己在这份工作中到底锻炼了什么能力,学会了什么技能。

拿郭轶的工作来说,他认为,唯一算是有运营策略的工作就是发布之后调权重,让重要的新闻优先被用户刷到,以及发全量推送和个性化推送。“长期做这个职位的话,工作技能非常单一,大体就是改错别字、写标题,以及筛选新闻。比如,娱乐频道的编辑的技能点就是认识一些明星,知道明星的绰号等等,仅限于此。”

“我在简历上只会写内容运营部,此外不会多做介绍。因为我没有积累到能体现在简历里的,很有竞争力的技能。”叶青说,审核工作仅仅是在那段时间用来养活自己的一种方式。

海莉是2021年的应届毕业生,她工作半年多,好像什么都没有学到,“我很羡慕别的同学会经常做项目、做活动,努力促活,而我们好像就是待着就行了。”她说,以后在简历上,打算和很多求职者一样,把自己这段经历美化一下。

当这些年轻人向身边朋友,或是发帖向陌生的网友寻求建议的时候,经常会听到“大不了就转行”“当断则断”这类声音,但身在其中的他们深知,除了没有核心技能之外,这类工作做的时间越长,就越难转行,更难从零开始。

郭轶表示,在网站编辑这个岗位上做了三五年,已经拿到了万把块钱的薪水,这时候如果跳去别的互联网公司做别的岗位,肯定是从基层做起,薪资自然不会高。“但是你的薪资水准又在那了,肯定不甘心从基层干起。所以跳不了也走不了。”

我们可以把在职能部门内部的晋升看作纵向,把自我技能的锻炼、转行转岗看作横向。纵向上,B面岗位的天花板很低,上不去;横向上,B面岗位的职能又很单一,出不去,所以很多人选择暂时留在原地。

为了进大厂,选择B面岗位值得吗?

说到当初选择“B面工作”的原因,几位受访者给出了相似的答案:为了进大厂、向往互联网公司、想留在一线城市。

从外部来说,互联网公司此类岗位招聘要求较低。叶青告诉深燃,其他部门的同事动辄就是复旦、北大等高校的,而当时审核岗的招聘,学历划到了大专。“我是一本,在部门里算是学历不错的了。”而且其他岗位不光要求本科以上,还需要求职者在某些方面有突出的成绩,或起码有作品。“审核的要求就是喜欢二次元,能吃苦耐劳,不像其他岗位还需要作品、工作经验。”

因为对学历和能力要求相对较低,所以这类岗位也成了一批年轻人“曲线”进大厂的选择。叶青就是其中之一,她的上一份工作是幼教,和互联网没有联系,自己还没有积累起相关的技能,“我想先进去,后面再等机会。”

郭轶也一样是从传统行业投身进入互联网,他回想起当时的选择,“我喜欢这家公司,而且除了这个岗位也没有我能做的,我能进来,已经很感恩了。”

“同学们都进互联网公司,我也非常向往,而且我是学新闻的,知道‘新媒体运营’这个岗位时,想着这不就是我的工作吗?”海莉觉得自己多多少少受到了来自同辈的压力,择业的思路是:首选大厂,再考虑什么岗位能做。

值得注意的是,B面岗位上,迷茫焦虑的年轻人很多,同时还有一批“适合这个岗位的人”。据叶青回忆,部门里很多做到leader级别的,大多是家境还不错的,没有租房等压力。郭轶身边有很多搞副业的,“这个工作的优点就是,8小时工作之后没人会找你,所以可以自己做点生意。”

迷茫中的互联网人,难以切实感受到自己工作的价值和意义,一眼就看到头的职业前景让他们很难想象,自己35岁的时候还能安坐在电脑前机械地点着鼠标。原地打转许久,很多人意识到,必须寻找出路了。

叶青决定离职,继续读书。“长期上夜班熬夜,作息不正常,黑白颠倒,我真担心自己会猝死。”而且,审核员的假期也很难和朋友的休息日赶在一起,社交基本为零。

Monica比较乐观,还打算继续在运营岗里做下去。她相信每个工种都有独特的发展路径。“比如社群运营,乍一听觉得是维护微信群,活跃用户,但如果做得好,就能发展成私域,帮有需求的公司打开流量池。”Monica说。

不难理解Monica的想法,任何岗位都有一定的重复性和机械性,“看起来研发岗、产品岗比自己好,其实是因为能见度比较高,能一眼看出职业发展的路径。所谓B面,不能一眼直接看出清晰的职业方向,但不代表不能自己去找。”

在当下的就业环境中,想跳出B面的人担心求职会更难,留在B面的人又怕自己哪一天也会被裁员。本就进退两难的B面,似乎又碰到了一个不太好的时机。

人力资源专家朱聚鹏给出的建议是,如果孤立地看一个岗位,天花板肯定就在那里。“不是枯燥、机械、重复的工作就没有上升的可能性,而是要看能不能和市场上的需求做结合。在一个点上够专注,能找到很多应用场景。”另外,对于年轻人来说,进入大厂都是在进行存量的搏杀,而进入小厂、小团队是创造更多的存量和增量。“各有优点,大厂并不是唯一之选。”

有人走,有人留,这类工作上需要的人数也在增加。叶青说,理性分析,审核的规则始终在变,短时间内人工审核很难被机器完全取代。“随着用户的增加,生产的内容会越来越多,”她在B站工作的那段时间,只在上海有审核部门,“但现在审核人员已经扩展到好几个城市了。”对企业来说,如何更大程度地增强这些人的价值感也是紧要问题。

回到2015年门户网站的黄金期,郭轶说,自己还是会选择网站编辑的岗位。“我不认为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会有什么职业规划,一切都要在实践中感受、试错。”海莉也打算再想想自己的出路,“我还年轻,应该学点东西,总不能刚毕业就开始养老吧。”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巴拉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0)
上一篇 2022年4月7日 11:27
下一篇 2022年4月7日 11:27

相关推荐

  • 奥迪A6 Avant E-Tron渲染图曝光 或于2024年正式推出

    3月17日,奥迪官方正式公布了奥迪A6AvantE-Tron概念车的官方渲染图,新车基于奥迪高端电动平台PPE打造,是A6系列继此前的A6SportbackE-Tron概念车后推出的第二款纯电车型。据悉,该车的量产车型或将…

    推荐 2022年3月17日
    06
  • 19岁男子独自鳌太穿越时遇难 内幕曝光令人震惊

    鳌山—太白穿越称的上是国内最难的徒步线路之一。鳌山,也称西太白,位于陕西省太白县,海拔3476米,是秦岭第二高峰。太白山,位于陕西眉县与周至县交界处,主峰拔仙台,海拔3767.2米,是秦岭最高峰。“鳌太穿越”即由鳌山沿秦岭山脊徒步…

    自媒体 2022年5月11日
    07
  • 如何调整行间距,如何调整行间距word

    如何调整行间距,如何调整行间距wordword文档排版中,调整行间距是一项必备的技能。设置得恰当,会让文档阅读起来非常舒适。大部分从事计算机的人都知道该如何调整,但也有一些非计算机的人士,对此还不够熟练。下面介绍几种快速调整行间距…

    推荐 2022年6月2日
    06
  • 英特尔Arc DG2-512基于台积电6纳米工艺制造 拥有比GA104和Navi 22更多的晶体管

    英特尔Arc”Alchemist”系列背后难以捉摸的两款GPU的一些有趣的技术规格浮出水面。尤其是构成Arc5和Arc7系列基础的较大的DG2-512芯片更是有意思,因为它在各方面都比NVIDIA和AMD有关性能的ASIC部分…

    业界 2022年4月1日
    021
  • 南京中考2017家长帮论坛,南京中考 家长帮

    南京中考2017家长帮论坛,南京中考家长帮澎湃新闻记者吕新文实习生许林杰近日,一名在四川成都生活、工作了十多年的网友通过人民网“领导留言板”反映,因其户籍不在成都,孩子若在成都参加中考,按照现行政策,部分高中录取线要比本地户籍考生…

    推荐 2022年5月17日
    020
  • 茶语静心优雅的句子,茶语静心优雅的句子十字

    茶语静心优雅的句子,茶语静心优雅的句子十字其实人的心大多时候喜欢安静的,静下来追忆一段昔日的时光,那里有自己走过的路,遇到的人和风景,以及当时的那份心境。不禁莞尔,漫长的一生,不就是由一个个片段组合而成的吗?此去经年,依着时光的脉…

    推荐 2022年5月30日
    018
  • 特斯拉去年收到300万份求职申请 年底员工接近10万人

    5月9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随着多座超级工相继投产、电动汽车产量和交付量的大幅增加,特斯拉对求职者的吸引力也越来越大,去年他们就收到了近300万份求职申请。特斯拉是在新近发布的2021年度影响力报告中,披露他们在去年收到了近30…

    业界 2022年5月9日
    011
  • 大爷杀猪被猪一脚蹬进开水盆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刚烧开的水就放在大盆里被猪蹬了一脚后西安鄠邑区王大爷一屁股就跌进了开水盆……王大爷:“烧水杀猪,水烧开了去猪笼抓猪,猪跑呢,把我蹬了一下,我就跌进开水盆里去了。”事发地点在鄠邑区的家里,当…

    推荐 2022年5月3日
    016
  • 冲脉的作用和功能,冲脉的作用和功能主治

    冲脉的作用和功能,冲脉的作用和功能主治在《内经》中对冲脉的描述没有任督二脉系统,但又比带、维、蹻脉系统的多。关于循行路线,有几种说法,如《素问·举痛论》所说的“冲脉起于关元,随腹直上”;如《素问·骨空论》所说的“冲脉者,起于气街,…

    推荐 2022年5月18日
    013
  • 斗鱼主播老铁靠着情商和智商深受广大水友和大哥的喜爱!

    斗鱼主播老铁靠着情商和智商深受广大水友和大哥的喜爱!老铁在颜值区算是比价有名的主播,他依靠这自己的幽默情商和风格赢得了很多人的喜爱,虽然简单的轮椅PK但是他却能玩出很多花样,而且他…

    创投 2022年6月23日
    0183

联系我们

联系邮箱:server#balahao.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