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这一次似乎坐稳了“版权霸主”的位置

当人们在地铁上习惯性点开自己喜欢的影视解说博主主页,准备看一看最近的热播剧集红黑榜时,或许还未曾注意到,国内的影视行业已经完成了又一次洗牌。2月13日,捷成股份发布公告称,腾讯以18亿元购买了《黄金时代》等总数不少于6332部…

当人们在地铁上习惯性点开自己喜欢的影视解说博主主页,准备看一看最近的热播剧集红黑榜时,或许还未曾注意到,国内的影视行业已经完成了又一次洗牌。

2月13日,捷成股份发布公告称,腾讯以18亿元购买了《黄金时代》等总数不少于 6332 部影视节目在合同约定范围内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而根据媒体报道,此次合作版权来源于捷成股份旗下的华视网聚平台

公开资料显示,华视网聚于2015年被捷成世纪以32亿元收购,拥有国内最大的影视版权库,其中院线电影份额约占市场的80%。“新华财经”在有关报道中指出,腾讯通过此次合作获得了华视网聚面向 B 站和字节跳动独家分销的权利。这意味着,抖音、西瓜和 B 站未来想要购买这 6332 部中的任意一部影视节目,只能与腾讯谈判,而腾讯可以自由决定是否售卖,并且B站、抖音现有的影视版权到期后,也需要腾讯同意后方能续约。

这份公告也让捷成股份收到了来自深交所的关注函,要求捷成说明为腾讯开放的版权是否为独家、排他的性质等问题。25日,捷成股份发布的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的公告,承认此前与腾讯的18亿影视版权合作中,授予腾讯的网络传播权是独家、排他的权利。对此,不少网友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悲观态度——“砸钱垄断版权不是好事,一家独大对观众也不是什么好事”、“相同的故事,又要再来一次了”。

事实上,自2020年年末,中国、美国和欧洲都不约而同掀起了对互联网超级平台的治理浪潮,从去年至今的6次反垄断集中打击中,市场监管总局开出了98份罚单,而腾讯共收到了31份,成为受罚最密集的企业。现在,腾讯再一次剑走偏锋选择了“砸钱”这个最粗暴的方式,一步一个脚印,建立起了自己的“护城河”,看似控制了版权入口,实际上却破坏了整个影视内容生态的平衡。

一步一个“钞能力”

这并不是腾讯第一次重金买版权。

2015年,腾讯视频与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维多利亚秘密秀版权方三方合作,重金购入“维密秀”的版权,成为彼时炙手可热的“维密秀”的中国唯一视频版权拥有方,并拥有向电视分发版权的权利。

虽然腾讯视频当年凭借维密产出了一波叫好又叫座的衍生内容,但从那时开始,就已经有不少人提出,“烧钱”买版权其实不利于行业发展,《光明日报》就以此为由发表了评论文章《腾讯购入”维密秀”, “烧钱”买版权不如大力扶原创》。

还有体育领域。2015年,当腾讯花5亿美元买下NBA独家数字媒体转播权时,所有人都觉得那是视频网站版权争夺战中捧出的高价,结果5年后,腾讯在和阿里的撕扯中勉强获胜,但续约价格变成了5年15亿美元,这个数字已经超越体奥动力2015年买下中超时的10年110亿元。

似乎随着大版权浪潮的来临,购买正版授权以填充自家片库成为了长视频平台的最优选择。无论是 BAT 旗下的爱奇艺、优酷和腾讯视频,还是以美剧为卖点的老牌门户搜狐,为了在用户那里抢得注意力,都在不惜花费重金抢夺内容版权,好在“后网飞时代”抢下一块地盘。长视频平台有许多可以实现自身良性发展的机会,但它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天价版权“和”抱团取暖“。

2012年,以UGC为核心竞争力的优酷和土豆合并,开始了集团化运作和阶段性的合纵连横,转向“资源共享、互换版权”的逻辑。也是在这一年,爱奇艺与腾讯视频、搜狐视频一同成立了“视频内容合作组织”(VCC),而这一组织的本质,在行业媒体内被解读“为通过垄断影视行业的战略性资源,进一步扩大平台方的话语权,在壮大自身内容生存空间的同时,直接挤死小平台”。

于是,在这场以版权的绝对控制为目的的超级长跑中,众多视频网站短暂历经辉煌又最终黯然退场,到最后,市场聚焦到背靠BAT的“爱优腾”。并且时至今日,影视行业也很难称得上走上正轨,至今鲜有能实现盈利的平台们,仍然囿于版权斗争,比如据媒体报道,去年“爱优腾”组建了新的“版权联盟”,“横向狙击中短视频平台,纵向收割影视行业上下游主体,进一步加强内容资源垄断”。

上文提到的华视网聚则提供了“爱优腾”超过50%的非独家影视内容,并与BAT多元合作形成联合采购,拥有近年来所有过亿影片的新媒体版权,在中尾部内容版权中占据绝对领先地位。“通过与BAT视频网站进行分销合作和版权置换,华视网聚的头部剧储备同样具备较强的抗衡实力,四家平台在头部剧版权市场占有率分别约为25%。”

“版权垄断”一定不是好事

版权意识的觉醒和相关法律政策的日趋完善的目的之一,是为了营造良好的市场环境和行业生态,而不是让出得起大价钱的某一方垄断市场,建造版权壁垒。当长视频平台将影视版权当作“保护”自己的武器,显然有损于整个行业链,无论是上游的制作、中游的发行还是下游的传播,毕竟当版权控制达到绝对的时候,就是资本在扼杀文化的生产。

因此有网友认为,当腾讯花18亿买下影视版权,并拥有了独家、排他的网络传播权时,“实际上已经实现了国内影视版权领域的绝对垄断”。类似于集满五颗宝石的灭霸,区别或许在于,那个响指,腾讯选择打还是不打。

(知乎上的普遍反映)

拥有大量二创内容的抖音、快手、B站等中短视频平台大概是首先受到波及的,一直被长视频平台视为自身发展不济的头号“背锅侠”的它们,在数据上确实占据了更多用户的注意力,根据官方统计数据,目前我国短视频用户规模已高达8.73亿,人均单日使用时长超过两小时。而长视频们借着版权这一“武器”对短视频的集中发难在这两年间也以不同方式出现在人们的信息流中。

去年四月,爱优腾联合各大影视主体首次发表联合声明,要求短视频平台和内容生产者未经授权不得对相关影视作品实施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侵权行为。要求同年六月的一次行业峰会上,爱优腾集体吐槽短视频,腾讯副总裁、在线视频CEO孙忠怀甚至直言“部分低智低俗短视频内容长期影响用户心智”,这些短视频就像猪食,“你喜欢猪食,看到的就全是猪食”,一时间,舆论哗然。

再往后的十二月,腾讯起诉抖音侵权腾讯视频独播的动画《斗罗大陆》的索赔金额从6160万元提高到8亿元,至此,腾讯半年来起诉抖音的标的总额已超过29.43亿元。以及今年年初的所谓《长津湖》侵权事件,最终也被证明是制片方博纳影业与抖音官方宣传合作的一部分。

维护版权自然无可厚非,但作为拥有充分资源和话语权的平台,“版权”在被其交易或用其他手段合法持有后,很多时候,就成了巩固地位及话语权、影响创作生态的工具了。大部分时候的真实情况是,“除了想要一笔版权费之外,三家视频网站现在就想弄个鱼死网破”,“这才是这次战役的核心诉求,我不好,你们也别想好。”

后续影响自然不止于”树大招风“的短视频平台,而是直接贯穿整个影视内容生态。目前,爱优腾还处在版权联盟时期,三巨头+华视网聚在影视剧版权(特别是网络信息传播权)采购环节上实际上形成了“横向联盟”,可以跟上游版权压价,也可以向下游会员提价,从而争取更大利润空间。

去年三月,影视剧《若你安好便是晴天》的制片人杨利就在微博上发表长文,指责三大视频平台垄断市场、挤压中小影视公司、对版权剧进行压价,“没法活了,我们另寻出路吧!”接受记者采访时,杨利表示自己从后期制作开始就不断和三大平台联系,发过很长的微信消息,也送去完整的成片,但得到的最终报价是每集20万,整部剧900万——相当于同类型剧单集的价格。十万级和百万级的差距,让杨利认为这不是可以妥协的范畴。

而另一位有影视行业十年从业经历的业内人士坦言,“谁家都藏着委屈,影视公司最愁的是拍完了没有出口,不卖他们没地方播。现在谁能播剧,谁能买剧,谁说了算。”他表示,与其说平台垄断了版权,不如说平台本身就是最大的制片公司。

对于普通观众影响更明显的,是当你打开抖音或者B站时,看到自己收藏的影视二创视频碍于版权问题已经被迫删除,以及面对独播版权带来的更加高昂的会员费用时,只有”不看“或者”花更多钱买会员“两个选项。一旦拥有了对版权的绝对控制,视频平台几乎无一例外地把用户当作“冤大头”,比如去年腾讯视频独家播放的《扫黑风暴》,就对付费会员和非会员提供不同进度的观看服务,然后又增加了收费的超前点播服务,被上海市消保委点名批评。

以及对内容创作者的打击。

我们可以回顾一下著作权法的初衷。网友“马小褂”在一篇帖子中提到,很多人会下意识认为,版权是为了保护创作者而诞生的,但实际上,世界上各个国家的版权法在说明版权的真正目的时,遣词造句都大同小异——鼓励学习、促进创新才是“目的”,而保障作者权利只是实现这一目的之“途径”。

但实际情况是,即使作品并非商业用途,内容创作者的日子在版权高压下都不太好过。作为个人字幕翻译者,“马小褂”曾有一系列「动画史经典翻译计划」,本意是通过介绍这些在动画历史上留下过浓墨重彩的作品,让大家了解世界各国的动画风格与审美渊源,但从17年 11 月起,她新投的稿件经常会被网站以「版权原因,该视频不予审核通过」为由拒收。以及拥有更多观众的影视二创博主,他们常常会和自己的粉丝解释,“为了防止被卡,我甚至没有带任何标签,连封面图都用的其他的,但还是通过不了。”

作为“版权卫士”的迪士尼因为对版权的强硬态度被很多内容创作者诟病,有一个很出名的段子说明这种现象——如果你流落荒岛,不用着急,只要在海滩上画一个巨大的米老鼠,用不了多久就会得救,因为迪士尼不会放过任何侵权行为,它的法务会马上来抓你上法庭。

结语

国内的影视行业经过野蛮生长的时代,留存下来的长视频巨头在多年的版权争夺中几乎已经完全垄断了影视内容的网络分销权。据媒体报道,头部长视频平台形成的内部价格联盟,可以直接决定电影和剧集网播的价格和平台,而且只要有一家长视频平台提出反对,片方就无法将版权分销给其他平台,包括短视频平台。很多片方甚至直接表示,如果他们将版权卖给了短视频平台,那么他们大概就不能和长视频平台继续合作了。

而此次腾讯购买的华视网聚的版权就是带分销权的,这意味着如果腾讯决定走这一步,那么对其他平台进行降维打击并直接影响影视行业上下游的价格,将是一件信手拈来的事。

不过,长视频平台的长期亏损已经证明,光靠限制竞争对手并不能走向成功。高耸的版权壁垒只会破坏行业生态的良性循环,如果还是坚持“烧钱”哄抬版权价格,用攥在手里的版权做武器,继续没完没了地“结山头、搞垄断”,其结果或许只会是——护城河还在,城却没了。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巴拉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0)
上一篇 2022年3月1日 12:48
下一篇 2022年3月1日 12:50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邮箱:server#balahao.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