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音乐裁缝”到“冒名洗歌”,当网红音乐人是越来越容易了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作者:魏妮卡,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百度百科最近创建了一个新词儿,叫“冒名洗歌”。出自于网易云音乐向监管部门举报事件,定义的是一种新形式的侵权盗版现象。普通群…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作者:魏妮卡,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百度百科最近创建了一个新词儿,叫“冒名洗歌”。出自于网易云音乐向监管部门举报事件,定义的是一种新形式的侵权盗版现象。

普通群众乍一听,可能觉不出“冒名洗歌”和其他抄袭洗歌的区别,怎么就是一种新形式的侵权盗版了?

如今的华语乐坛,破亿神曲涉嫌抄袭的事屡见不鲜。网友时常调侃网红歌创作者是“老裁缝”——疑似抄袭两首以上的歌,把每首歌的不同部分修修剪剪,然后衔接在一起成为“原创新歌”。

比如眼下华语乐坛TOP10 的热歌中,《白月光与朱砂痣》疑似抄袭doriko的《夕阳坂》+KTV公益歌《拒绝黄赌毒》;《醒不来的梦》疑似抄袭SARA的《我的心好冷》+孟庭苇的《心港》+至上励合的《棉花糖》;《千千万万》疑似抄袭兰雨的《最后一次的温柔》+烟把儿乐队的《纸短情长》。

那么,这个“冒名洗歌”和“音乐裁缝”等洗歌行为又有什么不同?

B站UP主“路哥会写歌”有一期视频,用爆款歌曲《删了吧》来讲音乐圈的“内卷”有多严重。与《删了吧》同一歌名,却改了词曲创作人,旋律又极其相似的“原创歌”,不下 20 首。更夸张的是,这些署名的演唱歌手,也在雷同原唱歌手许佳豪(网名:烟)的名字,取名许家豪、许嘉豪、许佳嚎等等。

从“音乐裁缝”到“冒名洗歌”,当网红音乐人是越来越容易了

也即是说,现在一些网络创作者,连“裁缝”都不愿意做了,直接冒名顶替。

如今原创音乐人又大多声名不显,把歌名一样、歌手名雷同的歌上传到不同的音乐平台上,还真能达到以假乱真、冒名顶替的效果。同时,让原本没有版权的音乐平台,变相拥有了原创作品的版权。

还说许佳豪的《删了吧》,原作品最早在网易云音乐上线并走红,但利群男孩的《删了吧》版本却在QQ音乐上收藏量达到100w+,烟嗓的《删了吧》新版更登上了酷狗音乐TOP500 第 9 位。

UP主“路哥会写歌”用“内卷”来形容这种现象还是美化了,这完全是一种侵权行为。音乐市场的洗歌产业链,已经形成“凡有热歌,必有洗歌”的畸形现象,现在又变本加厉,升级成了“凡有热歌,必有冒名歌”。

从“音乐裁缝”到“冒名洗歌”

原创音乐劣币逐良币?

有内容创作的地方就有抄袭,音乐圈也不例外。

少上综艺、不爱炒作的音乐才子许嵩,一直是网红歌的热门抄袭对象。李袁杰的《离人愁》疑似抄袭《清明雨上》,宋孟君的《独上西楼》疑似抄袭《多余的解释》,花僮的《我看花》疑似抄袭《如果当时》,罗聪的《简单的幸福》疑似抄袭《有何不可》等等。

这些被网友称为“音乐裁缝”的网络歌手,不是升个调、降个调,就是变个节奏,多缝合几首歌,便堂而皇之地骗过消费“音乐快餐”的门外汉受众。

许嵩及其经纪公司既往不咎也就罢了,但偏有人还想薅抄袭事件的羊毛,炒出一波又一波的热度。

前有李袁杰上综艺蹭热度,调侃自己“裁缝大师”、“李原截”的外号,最后以“国风曲子都是大相径庭”来搪塞自己被指抄袭的侵权行为。

后有罗聪一副受害者姿态,表示受到了网络暴力,经纪公司孔雀音乐发文否认抄袭,并警告要追究造谣者的法律责任。随后,许嵩的经纪公司海蝶音乐首次发文回应称罗聪抄袭事件,称部分旋律相似,并搜集资料交给专业机构鉴定。

从“音乐裁缝”到“冒名洗歌”,当网红音乐人是越来越容易了

本以为该抄袭事件就此打住,可罗聪的态度却变本加厉,回怼网友评论,称现在网上天天都在播放自己的歌,这是许嵩不能比的。

这话硬糖君听了都生气,但罗聪的歌比许嵩播放量高是事实,也反映了当前音乐市场劣币逐良币的现象确实越来越严重。

以洗歌抄袭为主的灰色产业链越来越猖獗,“音乐裁缝们”尝到甜头,又衍生出“先上车后补票”的行为:即不买版权便改词、填词外文歌曲,等歌红了后再补买版权。

“先上车后补票”的行为完全是走捷径的侥幸心理。歌没火,自然没人管你侵没侵权。歌火了,自然有钱补个版权费。早年华语乐坛很多当红歌手,都是靠翻唱歌曲走红。唱片公司买下版权,填词做出适合歌手的高水准中文版,比如邓丽君、SHE等都有诸多翻唱金曲。但是现在网络越来越多的“先上车后补票”行为,不仅填词水平低下、折损原版,而且带坏了市场风气,让越来越多的投机份子零成本走红。

如今,“先上车后补票”行为又进一步衍生出“冒名洗歌”,完全不用付版权费了。

从“音乐裁缝”到“冒名洗歌”,当网红音乐人是越来越容易了

他们直接试图冒名顶替原创音乐的热歌,冒名顶替原创音乐的歌手,一首同名的《删了吧》,出现多个雷同原唱“许佳豪”姓名的网红歌手许家豪、许嘉豪等。

在酷我音乐上,还有姓名雷同的“隔壁老樊”的“隔壁老攀”。他甚至还上传了所有“隔壁老樊”的同名“原创歌”,真是音乐圈的“粤利粤”对“奥利奥”了。

谁在纵容“冒名洗歌”?

被称为“洗歌”第一人的宋孟君,曾和乐评人邓柯进行了知名的口水战。邓柯指宋孟君《一厘米的距离》抄袭周杰伦的《夜曲》,宋孟君否认抄袭,但承认副歌雷同《夜曲》,而且他还表示主动让音乐平台下架。可音乐平台系统自查并没有构成抄袭,又给上架了。

从“音乐裁缝”到“冒名洗歌”,当网红音乐人是越来越容易了

如今 6 年过去了,宋孟君丝毫没受洗歌抄袭事件影响,不仅成为影视圈、综艺圈、音乐圈三栖艺人,还在前公司极韵文化的支持下,组建了自己公司云猫文化,赚得盆满钵满。

这期间,宋孟君发行了《王者荣耀》、《安琪拉的魔法书》、《李白》、《中国有吴亦凡》、《嘻哈有中国》等。是不是乍看以为是热门游戏、综艺的官方宣传歌曲?但实际上都是和《王者荣耀》《中国有嘻哈》官方并无关联的蹭热度歌曲。

根据娱乐资本论报道,宋孟君的云猫文化利用实时舆论热点监测系统,从写歌到上线一首歌,最快仅需 4 小时。 2017 年,云猫文化人均产出近 100 首歌,每月发行量高达30- 60 首歌曲,产量完全碾压黄金时代的三大唱片。而且,云猫文化每首歌的成本仅在 1 万- 30 万之间,总计版权收入已达上千万。

宋孟君的这门音乐生意,受益的不止他一个。根据天眼查显示,云猫文化之前控股的历史股东为南京极韵文化,而59%控股极韵文化的是北京华强致远科技,华强致远科技又是广州酷狗计算机科技100%控股公司。也即是说,云猫文化之前的实际控制方是酷狗音乐。

从“音乐裁缝”到“冒名洗歌”,当网红音乐人是越来越容易了

而现在,云猫文化占股51%的控股方是广西墨琴创业投资。而100%控股广西墨琴创业投资的,又是北京徵筝音乐文化。这家公司里,各占50%的两个大股东分别是,北京羽钟娱乐文化和北京商琴文化管理。这两家公司的两大合伙人又分别是,腾讯音乐的董事顾德峻、法人杨奇虎。

从“音乐裁缝”到“冒名洗歌”,当网红音乐人是越来越容易了

也即是说,云猫文化的背后,先有酷狗音乐投资,后有腾讯音乐间接涉足。洗歌行为之所以愈演愈烈,是因为它的利益链条上,卷进的音乐平台越来越多。从音乐裁缝到冒名洗歌,既是网络歌手及公司蹭热度敛财的投机跟造成的,也是利益相关方音乐平台默许纵容的结果。

尤其“冒名洗歌”行为诞生后,某一方音乐平台想要提供另一方音乐平台的热歌,直接通过冒名顶替的歌手洗歌唱一遍同名歌,便能变相拥有热歌的版权。毕竟比起动辄上百万的热歌版权费,不如直接“冒名洗歌”操作简单。

维权难、惩罚轻

音乐侵权亟待监管

从“音乐裁缝”到“冒名洗歌”,当网红音乐人是越来越容易了

2020 年末、 2021 年初,影视圈发生了一个大事件:编剧宋方金发布了一封联合 111 位编剧、导演、制片人、作家的公开信,呼吁抵制拒为抄袭道歉、借综艺炒作的于正、郭敬明。随后,常年否认抄袭的于正、郭敬明发文道歉,并就此销声匿迹。

于正、郭敬明的“封杀”杀鸡儆猴,整顿了影视圈的抄袭行为。抄袭,也成了影视圈人人喊打的行为。去年,吴中天在热门综艺中执导的短片《售》涉嫌抄袭英国电影大师希区柯克的冷门短片《最佳房屋》,最终吴中天道歉并退赛。

对比之下,音乐圈的抄袭行为却越来越嚣张,不仅不道歉,还生意越做越大。各方对抄袭行为的纵容,让原创音乐人既得不到版权保护,又不受舆论重视。

硬糖君前文提到的,无论是罗聪抄袭许嵩一事,还是后来知名的花粥抄袭事件、张杰作曲人维权《他不懂》被《独角戏》抄袭事件,音乐创作维权总无后续。侵权的人既没有得到惩罚,也没人公开道歉过。

网络上能检索到的抄袭赔偿案件屈指可数。其中,索赔金额最高 20 万元,最低 2 万元。北京某传播公司状告厦门某传媒公司及歌手小花所演唱歌曲《长得丑活得久》,“洗歌”旗下歌手小七原创歌曲《我愿意平凡地陪在你身边》,被罚 20 万元。再除去诉讼律师费和耗费精力,音乐维权压根是赔本买卖。

而在欧美音乐圈,巨额赔偿的抄袭案例比比皆是。 2015 年Robin Thicke的《Blurred Lines》被判抄袭Marvin Gaye 1977 年的热门曲子《Got to Give It Up》后,判罚 740 万美元,约 4700 万人民币,惩到Robin Thicke几乎倾家荡产。

从“音乐裁缝”到“冒名洗歌”,当网红音乐人是越来越容易了

同样在 2019 年,“水果姐”Katy Perry的歌曲《Dark Horse》抄袭说唱歌手Flame的《Joying Noise》一案,判决需向原告支付总共 1800 万元人民币赔款。虽然去年“水果姐”又因为证据不足,官司翻盘了,但赔偿数额足以震惊整个音乐圈。只有这样足够重的惩罚,才能给猖獗的洗歌产业链一个法律威慑,让音乐行业朝着更健康的方向发展。

任何一个内容产业,版权维护都是最关键一步。目前华语乐坛,维权难、惩罚轻,导致投机份子几乎没什么侵权代价和负担。抄袭洗歌行为越来越猖獗,认真搞创作的原创音乐人,既得不到相应的利益,还遭遇劣币驱逐良币的现状。

监管之手刚帮音乐行业解决了“独家版权”不健康的垄断竞争,当前在恢复秩序中的音乐行业异常脆弱。它既需要监管之手继续完善制度,杜绝非正当平台竞争;也需要音乐平台以身作则,不能只顾“冒名洗歌”的短期利益回报,纵容其侵犯原创音乐人的权益,损害音乐行业的长远利益。毁掉华语乐坛的,从来不是抖音神曲,而是纵容冒名、洗歌等侵权的行业环境。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巴拉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0)
上一篇 2022年1月29日 12:04
下一篇 2022年1月29日 12:04

相关推荐

  • 陈翔六点半、办公室小野直播带货,初代短视频网红“恰饭”越来越难?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新播场(ID:New_bc),作者:知满;阿力古,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初代短视频网红、坐拥6600万粉丝的头部剧情账号——陈翔六点半,也开始直播带货了。5月18日晚,导演陈翔和主演朱小明现身直播间,当…

    站长 2022年5月20日
    019
  • ppt模板自带音乐怎么关,wpsppt模板自带音乐怎么关

    ppt模板自带音乐怎么关,wpsppt模板自带音乐怎么关有时候我们辛辛苦苦完成一个PPT后,会惊讶地发现播放时竟然有声音,这会导致演讲时听众听不清我们的声音,今天我们一起来看看如何去掉PPT中音乐吧!首先打开PPT,在页面上找到一…

    推荐 2022年5月24日
    016
  • 香港四大天王都是谁,香港四大天王都是谁最早

    香港四大天王都是谁,香港四大天王都是谁最早大家好,我是马港真,一个姓马的广东人。提到香港乐坛,最辉煌的时期是在80.90年代。80年代末期,香港乐坛大哥的位置一直被谭咏麟、张国荣二人争夺。粉丝疯狂,为了支持各自偶像,而对敌对偶像狂…

    推荐 2022年5月21日
    09
  • 从小而美到群雄并起,音乐治疗成了一桩10亿人的大生意

    近期,Z世代音乐治疗应用Spoke获得了英国AdaVentures牵头的110万英镑“种子前”融资。据称,这笔资金将用于壮大团队、持续开发,和邀请培训更多音乐人加入到Spoke中。目前,Spoke已经与25位音乐人达成合作,包括…

    推荐 2022年3月3日
    011
  • 吉他难学吗,吉他难学吗 要学多久

    吉他难学吗,吉他难学吗要学多久这是我在5月3号入驻头条号以来,几乎每天都会遇到类似这样的话题。虽作答过不少,但我想,人们那么喜欢吉他,这与吉他的独特声韵,是脱离不开的。首先,如果你进入了吉他的世界,就会发现音乐的类别,其实是五花八…

    推荐 2022年5月28日
    011
  • 音乐美文微信下载,微信文章音乐下载

    音乐美文微信下载,微信文章音乐下载经典无法超越江南重镇无锡民间艺人华彦钧的二胡独奏名曲《二泉映月》,自问世以来一直饮誉乐坛,风靡全国。是民乐中历久弥新的璀璨明珠,是音乐圣殿里的艺术瑰宝,是音乐人心中仰之弥高的圣经,是华夏文化宝库中…

    推荐 2022年5月23日
    011
  • 世界著名音乐家,世界著名音乐家有哪些

    世界著名音乐家,世界著名音乐家有哪些法国制作了传奇浪漫音乐作曲家,歌舞表演和民间艺术家。我们大多数人都熟悉ÉdithPiaf,SergeGainsbourg和Alizée的作品,他们几十年来一直在众多音乐排行榜上名列前茅,但名单并…

    推荐 2022年5月19日
    06
  • 字节跳动正式推出“汽水音乐”App,在线音乐市场“变天”

    要点:1.继面向海外推出音乐流媒体平台Resso之后,“汽水音乐”App正式亮相应用商店,标志着字节跳动正式杀入国内音乐流媒体市场。2.依靠庞大的用户群体和强大的算法推荐,“汽水音乐”通过小众音乐、算法推送、社交功能等功能,…

    推荐 2022年3月11日
    021
  • 左手流量,右手搞钱:B站、小红书音乐博主生态观察

    从哪儿能听到中国现在最新的说唱音乐?答案或许是B站音乐区。自二月底B站自制综艺《说唱新世代2》公开招募以来,徐真真、太帅了花、多雷等rapper已经陆续宣布将参赛,也让人对这一季的节目充满期待。而B站的站内海选招募也已经进行了一个…

    推荐 2022年4月8日
    017
  • 腾讯音乐财报公布:破净的音乐价值,需要被 “听见”

    北京时间3月22日美股盘后,腾讯音乐控股(TME)$腾讯音乐.US发布了2021年四季度财报。一份黑暗时刻上交的成绩单,自然难以见人,除了订阅业务外,几乎全面暗淡。四季度腾讯音乐的艰难有目共睹,但极低的估值也早已击穿基…

    推荐 2022年3月22日
    026

联系我们

联系邮箱:server#balahao.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8:30,节假日休息